曾痛罵“騙氪”的網癮少年,成為了玩家口中的狗策劃

奕劍者柴王
2023-04-24 18:27:17 瀏覽:0 0

游民星空
點擊查看往期內容>>>

“我現在在XX公司當系統策劃,但是快失業了?!?/p>

如果不是年前的一次網聊,我大概永遠不會知道自己的大學好友小C已經在游戲行業混了兩年有余。

為了滿足自己對游戲業基層打工人生存現狀的強烈好奇心,我在4月初踏上了去北京尋訪小C的旅途。

重逢

當我從北京西站下車時,一場小雨剛剛驅散了首都持續幾天的沙塵暴,和煦的陽光穿透了19度的空氣帶來了國際莊少有的清冽感,讓人只感覺輕松愜意。但只是幾個瞬間,出站通道的火熱就趕走了這不屬于都市的氛圍。

十幾人成團的老年旅行團,記在墻邊審閱京城的交通路線圖,堵住了小半個出站通道,急的一旁的導游直跳腳,扯著嗓子干喊,讓大爺大媽趕緊出站上車。手牽手的學生情侶,以自己為圓心畫出了塊半徑一米五的專屬領域,用與氣氛完全不搭的緩慢步調悠閑前行。旁邊,穿著常服的白領們踏著短高跟,伴著噠噠的腳步聲用電話數落著下屬。

游民星空

這群人里可能有在北京某個頂級985就讀的超級做題家,可能有華為18級技術大?;蛘呔W易娛樂的某個主編。但不論是何等的天之驕子,丟在這個實際人口數千萬,年生產總值4萬多億的超級都市里,只需幾個轉身,就會淹沒在滾滾人潮中,變成蕓蕓眾生里不起眼的一員。

而小C就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個。

小C,我的同鄉好友,大學死黨,網吧包宿,微積分逃課時的固定隊友。整個大學時期,我倆共同構建起了一張奇特的繪卷——我在宿舍的桌子上拼高達,他在一邊的電腦旁看動畫。我在網吧里舌戰召喚師峽谷,他在旁邊開臺電腦拿著手機刷《FGO》。

是的,你也看出來了,小C是個二次元。

作為一個鐵血二次元,終極月球人,用下半身評價游戲的典型玩家。小C曾對《FGO》有著異乎尋常的熱情,他對英靈的背景設定如數家珍,奈須蘑菇執筆的劇情也倒背如流,原價收集了《FGO》全部的CD,游戲的活動與新的主線章節更是第一時間肝爆。

游民星空

不過,在“為愛付費”這方面,小C一直都十分克制。盡管對《FGO》里的英靈“人盡可妻”,但小C自始至終沒有為這游戲氪過一分錢,連每年的福袋都不買。

“如果有一天我見到了鹽川、莊司和葉良樹,一定要給他們統統暴打一頓?!痹谕倭R騙氪這件事上,小C難得對國內和海外的游戲人保持著同一標準。

他曾多次向我發表“國產手游都是垃圾”的暴論,并且立志如果日后加入游戲業,定要作出“沒有人受傷”的二次元游戲。在一次同學聚會上,喝高了的小C曾摟著我的肩,當著在場眾人高談闊論。 “以后我去做游戲,讓阿柴在外面給我寫稿,我們兄弟合力,定能天下無敵!”

當時,我只想飯館趕緊塌房,給我和在場所有人都一起埋進去。

時間過得很快,轉眼我就要被踹到社會上去了,小C卻不聲不響地通過了學校的海外深造計劃,準備在象牙塔里再多待兩年。

那一刻,我覺得我們兩個之間隔下了一道可悲的厚障壁……

這次在北京的會面,是我畢業后與小C的首次重逢。他的亮相毫無驚喜,一個全身黑衣的男子騎著共享單車從視野盡頭緩緩接近,而我,一眼認出了他。時間似乎并沒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跡,娃娃臉,男高音,以及依舊一言難盡的衣品,唯一的變化就是瘦了少說40斤。在一家快餐日料店,我們坐下詳談。

游民星空

“主人的任務罷了”

老實講,小C的游戲夢絕對算是一馬平川。

海外深造歸來之后,他隨手給國內某腰部游戲公司投出一張簡歷,然后順利拿到OFFER,進入了公司某成熟RPG產品的策劃團隊(你可能沒有玩過他的游戲,但他任職的公司你絕對有所耳聞)。又因為人力短缺,幾乎沒怎么給主策打下手,就成為了項目正式的系統策劃,開始獨當一面。

就在他開始計劃三年一小跳、五年一大跳,30出頭榮升制作人開始做自己心中的二次元游戲的時候,大的來了。

站在今天的角度,在20年的尾巴闖進游戲行業,怎么看都像是個“49年入國軍”的決定。在此之前,游戲行業一直充滿吸引力,代表著廣闊的前景與值得艷羨的薪水。那時候,但凡是從大廠成熟項目團隊出來的人,隨便一跳就是起步30%的薪資增長?!锻跽邩s耀》100個月年終獎的行業奇跡更是猶在眼前。

游民星空

但當存量市場到來,買量成本驟增,版號縮緊加上某條開放世界鯰魚卷的業內頭皮發麻后,一切都變了。無數大中小工作室做好市調、設計圖,拉起團隊,排滿工期,就等著版號下發開火做飯,最后卻在無盡的守望中等到了自己的離職申請。

在鐵錘面前,頭部與腰部一視同仁。

游民星空

接踵而至的疫情更讓經濟大勢持續低迷,在主要經濟體工業體系完好無損的情況下,人類只靠金融,就快把自己玩死了,還連帶著踩下了行業萎縮的油門。

于是,當小C在歐洲交界地打怪升級,練出一身本事,終于到達心中的羅德爾時才發現——屬于游戲人的好日子,已經結束嘞。

游民星空

盡管小C負責的游戲算不上什么拳頭產品,沒啥推廣預算,更去不了TGA,你也很難在游民的手游頻道見到他們的商務內容。不過,靠著外觀的持續付費,和成熟的基礎玩法,項目還是搭建起了穩定的忠實用戶群,保持著持續盈利。

但從去年開始,工作室不可避免地被綁架到了那臺名叫降本增效的戰車上。

看著運營的增收需求,和高懸在天花板上的KPI指標,為了那套租在4環外的單間和自己的一日三餐,小C選擇成為玩家口中的狗策劃。

這一年半,他調整了商城頁面,讓大R們能更加輕松的找到游戲當季的最新菜式。給游戲主屏上添加了幾個付費按鈕,直接提升了好幾個點的總營收。最最重要的是,他重做了游戲養成系統,加入了一套可玩性更強的技能樹,然后,他給一個看似輕度的系統添加了付費陷阱,徹底拉開了白嫖玩家與付費玩家之間的屬性差距。為此,他跟數值策劃和程序猿小哥打了個昏天黑地,又熬掉了幾錢頭發。更新上線后,還氣得不少玩家在游戲里開自由麥罵策劃全家。

游民星空

“都是主人的任務罷了~”他笑著分享了一切,眼中已經看不見學生時代的那種憤怒。

盡管已經一切向錢看了,但小C的項目去年仍沒能完成指標,距離KPI的要求差著那么百八十萬,收入自然也直接受到了沖擊。

“怎么說都是盈利項目,再差稅前拿到15K總是有希望的把?”我問道,此時我心中還抱有著對于早年游戲行業的美好幻想。

“屁嘞!”小C沒有直接回答我具體數額,只是玩味地笑了笑。

“12K?”事后想想,我那時已經有些讀不懂空氣了。

“求你了,別問了~”他還是沒有直接回答我具體數額,只是玩味地笑了笑。

“我其實還算是幸運的,本來公司包下了這棟樓9-11層,今年年初,只剩下兩層了。有些人編入了其他工作室,有些人這兩天還在朋友圈里求職?!敝钢沫h的某棟寫字樓,小C說道。

我望向那棟寫字樓,大樓的玻璃外墻正反射著下午4點那不強烈的陽光,刺眼,但并無暖意……

4環里的三和大神

穿過三元橋的鋼鐵叢林,走過798藝術中心,我跟著小C,來到了他在北京租住的安全屋。

游民星空

那是一個老小區,很符合我對北京的想象。原來的半開放式設計在加上圍墻、門禁與垃圾分類區后顯得怪異非常,但勝在干凈整潔。小區的一隅有一個從花壇改造成的廣場,里面有兩條鋪著大理石的步道,表面已磨損的斑駁,不再透亮,衍射出來的都是時光的痕跡。廣場上有幾個大爺在攀談遛彎,想來在多年前的早晨,這里很可能還會聽到鴿哨。

“這里的每個人都是千萬富翁,當然我不是?!备上了10樓后,小區外景的整潔風格陡然一轉。

連廊的寬度僅能容下兩人并行,逼仄的樓道里密密麻麻排著一個個單間的大門,整層樓只有東西兩端有兩扇小窗,透出的微光勉強蹭亮了幾戶的門墊。說句不好聽的,像是班房。

小C擰動鑰匙,帶我走進了他的北京。

如果你曾在視頻平臺看過有關“三和大神”的內容,那小C的房間,你一定想象的出,這是一間掛逼房??捎每臻g大概只有20平,拋去衛生間以后,就只能放下一臺電腦和一張床,沒有陽臺,向陽面只有一扇能夠半開的窗戶。

游民星空

屋里放滿了旅行箱和包裹,角落里堆著一摞書,有跑團城主手冊、輕小說和游戲設定集,以及一些專業書籍,再加上一個小C,屋里幾乎沒剩給我落腳的地方。

游民星空

“月租3000多點,其實挺便宜了,如果不是老小區,這種水平的單間在四環只會更貴?!?/p>

“去年年初的時候,我曾經想過換個更大點的單間,現在再看,幸虧當時沒換。反正說不準哪天我就潤回家考公了?!?/p>

小C的牢騷說地輕描淡寫,我一個外人聽的無語凝噎。

歸途

回去的路上,我選擇了昌平線,有幸完整經歷了一次北京的下班。

晚高峰的昌平線已經不能用“擠”來形容,如果你因為畏懼掉鞋而選擇下班車,那等待你的大概也只是屬于等待的無限循環。

車上,白色T恤的小哥正靠在車廂門邊玩著《公主連結》,手機屏幕已經快被擠到臉上,車廂的人聲也蓋過了那聲會讓人社死的“狗秀金薩瑪”。車廂中段,短發的小姐姐提著一袋棗糕,兩側的立柱都已被他人占據,因而她毫無抓手,只能在擁擠的人潮中隨波逐流、滿面倦容。

列車走出了地下,市區的林立高樓逐漸被甩在身后,中字頭的工地映入眼簾,這里是七環的一角,京城的邊緣。

對此時車上的大部分人來說,已經駛過的北京與他們全無關系,即將出現的北京,卻承載著全部現實……

P.S.為保護受訪人,文章配圖來源于網絡,文中出現的人物、公司、地點、產品均為化名。

人點贊
0人訂閱
走近游戲人,聽聽他們的故事。
曾痛罵“騙氪”的網癮少年,成為了玩家口中的狗策劃https://imgs.gamersky.com/upimg/new_preview/2023/04/24/origin_b_202304241846418678.jpg
色优久久久久综合网鬼色|久久久久无码精品|人人澡超碰碰中文|97久久超碰国产精品最新
<nav id="5zh29"></nav>
    <rp id="5zh29"><acronym id="5zh29"><blockquote id="5zh29"></blockquote></acronym></rp>
  • <th id="5zh29"></th><button id="5zh29"></button>